Coast_CT

真爱Homestuck
入坑杂
偶尔有文/图掉落

【Homestuck】流年不利(3)(孤儿院au)

年代设定bug多注意,Vriska视角,有cp倾向的话一般都是原著向

(1) (1.5) (2) (4)(5) (6) (6.5) (7) (7.25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XXX5年1月10日

今天早晨我醒来的时候,发现墙壁和地板变成了海洋。

准确来说,是涂满了深蓝色的粉笔印子。墙上没有被盖住的空隙是泛黄的浪花,我们的床成了骇浪中央的海盗船。也许我之前忘记向你们提起了,Terezi睡在我的上铺。我本来是很不情愿的——凭什么要我睡下铺?更何况Terezi的眼睛还是瞎的,让她睡在那么高的地方就更没有道理了,可是她提出了要用一样事物和我交换睡在上铺的权力。起初我只是觉得可笑,但在听了她给出的条件之后,我答应了她。我暂时还不能告诉你们那件东西是什么,但等我向你们揭露真相的那一天时,没有人会感到失望,因为它注定会成为我美味多汁的传奇故事中重要的一节。

“你画的这是什么?”

“沙漠。”她头都没有抬起来一下。

好吧,我也没有期待她回答大海。她对于那个危险又诱人的猛兽的魅力一无所知,自然也不会懂得海上历险对我的吸引力。无论如何,尽管这些颜色很快就会被抹去,这份惊喜对我来说仍然有着无与伦比的意义。

我回过头,不出意外地看见Aradia已经醒了,缩在毯子里只露出一个头,眼睛睁得浑圆,一眨不眨地看着我,嘴角扬上了耳朵根。说老实话,尽管她经常会露出这样诡异的笑容,突然间看到这个表情还是很吓人的。我看不透她是在嘲笑我对蓝色颜料的反应,还是单纯觉得有趣而已,于是干脆转过身不看她。是的,我还在为她以“没有时间”为理由而退出我们的游戏感到生气。为了填补她的空缺,我试着去找过很多人,甚至拉下脸去问了Eridan——

“我才不会玩你的破游戏。”

“拜——托了Eridan?我甚至连名字都帮你想好了,你肯定会喜欢这个名字的!”

“我不……”

“双疤!失孤双疤怎么样!听起来是不是很酷?别人我都不会帮这么大的忙!”

他不耐烦地咂了咂嘴,双臂紧紧地抱在胸前。

“我劝你赶紧走开,喜欢扮演书里角色的妄想症女孩。我只说这最后一次。”

“哦,听听这是哪位小可爱在说话?是谁每次趁自己以为周围没人的时候就把假——魔杖抽出来挥舞一番,嘴里颠三倒四地还念着‘咒语’?”

他的脸唰地一下就红了,一声不吭地转身就走。读者们,尽管我对于获得这场口舌之战的胜利感到自豪,但我的游戏桌上仍然缺人。本来Nepeta可能很愿意加入我,但她的心情显然不太好。而Equius和Gamzee?我问都不想问。Feferi和Sollux太过于无趣,Karkat对这个游戏不屑一顾,这使得最后的人选只剩下Kanaya。

“游戏?如果我的参与能够让Eridan停止向我抱怨,并且使你感到心情愉快,倒也未尝不可,但是……”

我一直都在等那个“但”字的出现,听到的时候忍不住叹了口气。

她显然也注意到了,却只停顿了不到一秒,继续说了下去:

“我似乎无法理解这个游戏所表达的含义,除了知道它能够给予人们在心理上的满足感之外,而我目前并不需要……”

“不用再说了。”我打断了她,“如果你这么勉为其难的话,让你加入游戏也没有任何趣味。而且你可能已经和玫瑰女士待在一起太久了——在短短一个圣诞节的时间内,哇哦,你不知道我有多吃惊。”

“……这种形式的心理补足。更何况我这几天还要照顾一下Karkat。”

“他没有……我不记得他这几天有受伤啊?”

“他的膝盖又积起了淤血。你从上个星期二开始就没见到他了,不知道他的情况我也不怪你。”

“但已经一周了……不至于这么夸张吧?”

Kanaya的表情变得凝重了起来,声音也压得更低了:“你还记得上周医生来看过Sollux吗?”

我点了点头,想起了那位穿着白大褂,手里提着箱子的成年男性。

“他无法彻底确定Sollux的身体状况,只能把范围缩小至心脏。他给Sollux开了一些阿司匹林就走了。”

“这与Karkat有什么关系?”

“事情是这样的,Karkat不是第一次在膝盖有淤积,但这一次似乎比以往严重一些。保育员认为他有一些炎症。”

“然后?”

“然后他们给他吃了阿司匹林。他们肯定是不知道Karkat那种病不能服用阿司匹林……”

Kanaya没有继续说下去,我的好奇心也没有得到满足,但这时候继续追问并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。Kanaya是我们这里最懂事的,他们有时候会把生病的孩子交给她照顾。这令我庆幸自己并不是他们眼中的“好孩子”。

我很好奇Karkat现在的惨相。如果找准了机会我或许会偷偷溜进去看看他现在是什么德行。当然,我不介意被狱卒们抓到,但要是被Karkat看到,被他误以为我是关心他才去看他……我宁愿把自己溺死在典狱长桌上的鱼缸里。这个念头一秒都不能留在我脑海里,它会使我的胃不断翻腾抽搐,像被浸在柠檬水里一样。没错,那个词叫做“恶心”。或许我会寻求Terezi的帮助,她肯定听得出Karkat是否睡着,甚至可能已经去看过他好几次了。好极了,只有我一个人被蒙在鼓里。

我猜我的游戏只好暂时搁置了。我会用一个敬礼致敬它,站在港口上远远地看着它杨帆启航,开启伟大的历险却不捎上我,只因我们缺少一位水手。

P.S.邦尼先生,或许下次来的时候您能够陪我玩一局?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关于Karkat和Sollux的情况我还不能剧透,但可能已经有人猜到Karkat的病是什么了?

评论 ( 2 )
热度 ( 10 )

© Coast_CT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