Coast_CT

真爱Homestuck
入坑杂
偶尔有文/图掉落

【Kankri/Latula】噤声

“嘿所以我的Kankri老兄,找我有什么事吗?”

如果要说到Latula所擅长的事物,排名第一的是滑板,排名第二的是耍酷,那么排名第三的就是明知故问。

她自认为击掌才应该是第三,但别人显然都不这么觉得。

Kankri老兄找她还能有什么事?都这种时候了,还能有什么事?

她看向前方,穿着红毛衣的老兄正在树下等她。Latula很喜欢那些来自她可爱后代记忆里的树,以及上面挂着的Scalemate们。你简直找不出比这更绝妙的装饰了,Latula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从来没有这样尝试过。

Kankri伸出一只手向她招了招——准确来说,不是左右摆摆手的那种招,而是举起胳臂,上臂与肩膀持平,手肘形成90度角,手腕伸得僵直,然后将拇指外的四根手指猛地屈起来又伸展开。如此,Kankri招了两下手。

Latula不确定自己准备什么时候告诉Kankri这样的招手方式很惹人生厌。

她算准时间灵活地起跳,在空中时就用手抓住滑板中间的位置,因此在她落地时正好站在Kankri面前一米左右的位置,一手轻巧地拎着滑板,一手自然地搁在腰上。

简直完美。

但是Kankri对她这一套行云流水的动作视而不见。

Latula耐心地等待着面前的人开口。她在来之前就已经做足了心理准备:说不准她在跟Cronus谈话(或者说,被Cronus谈话)时说错了什么,或者在跟Meenah插科打诨时用了不该用的词,Kankri准备就社会正义一事教育教育她。但她心里其实清楚上述原因概率极低,因为事实上,Kankri很少在这方面对她说教。她自认为与其他人在说话时遣词用句并无太大差别,Kankri却总是抓准机会表扬她,这样的现象令Latula感到哭笑不得。

“你跟别人不一样。”“你比他们都要好。”这样的话Latula从Kankri之口里听得太多了,她自己却对Kankri所赞扬的特质毫无实感。于是Kankri就更加不吝惜赞美之词,坚持认为无法察觉到自己善良之处的人才拥有真正的善良。Latula不知道怎么回应他。

听到这些话,高兴倒也是高兴的,但这些话来自Kankri,她不敢随便收下。

Latula已经准备好接受来自Kankri语言轰炸了。关于这件事,其实有一个小小的诀窍:只要提前将大脑放空,皱起眉头,眼睛朝左下方看,偶尔眨眨眼睛表示自己在思考,有时再点点头说几句赞同的话,就算是应付过去了。此举唯一的缺点就是,Kankri会表示这次与你的会谈十分愉快,并且在下一次见到你时抓着你继续讨论,耗掉你一个下午的好时光。令人佩服的是,他每一次都能完美地接上上一次的话题,仿佛对话从未中断过一样。

Latula在心里叹了口气,开始执行第一步——放空大脑。

令她吃惊的是,Kankri的声带这次似乎并没有要工作的意向,与之相反,Kankri只是轻轻地吸了口气,然后在幽蓝色的树干旁坐下,并拍了拍草地示意Latula也在他的旁边坐下。

Latula迟疑了一下,将滑板小心地靠在树干上,在Kankri旁边席地而坐。Kankri从齐脚踝的草地上拿起一本书,翻开第一页,开始读了起来。

“如果不是那件微不足道的小事,Ingoya绝无可能在遥远的未来里被赋予缄默者的称号。他残暴的本性亦无从得到压制,他们都称他为……”

“Kankri……”Latula用询问的眼光看着他,但Kankri只是摇了摇头,把右手食指和拇指捻在一起从一边嘴角滑到另一边,做出一个拉拉链的手势,然后继续读了下去。他的声音很平稳,没有什么感情,即使是读到惊险之处语气也并无起伏。

Latula起先并不明白Kankri的用意。事实上,听了很久她也仍然不明白,但Kankri似乎没有停下来的意思。他的声音虽然毫无波澜,却也十分坚定,不容任何人打断。于是Latula逐渐放松身体,背靠着身后的树干,观测起了变幻莫测的天空。如果幸运的话,她说不定能见到罕见的金黄色云彩,那种耀眼的云只有在人类小孩中那位光明英雄经过时才会出现。

她也很喜欢另一位光明玩家带来的粉红色天空,尤其是当它与金色云彩结合在一起的时候。她不好意思说自己最喜欢的不是墨镜小子的热与齿轮之地,而是那样梦幻一般的天幕——它令他感到安心。

Kankri读的故事书很一般,情节也异常老套。一位暴躁嗜血的高血男性Troll在遇到一位温柔儒雅的低血女性Troll之后,下定决心洗去自己的罪孽,抱拥美人行侠仗义的故事(这样的故事在低等血里格外受欢迎,而高等血读到时多半只会觉得可笑)。没什么好听的。

天空仍然在不断变化。Latula惊讶地发现自己竟然很享受这样难得恬静的时光,没有滑板轮子刮擦地面的声音,也没有同僚互相交谈的说话声。四周是绝对的安静,只有Kankri一成不变的读书声,听久了倒也像是不存在一般。她开始思考一些事情,关于梦境泡泡,关于悖论宇宙,关于他们必须要打败的那个反派,最后才是Kankri。作为一个意念玩家,最后一个命题对她来说本该是最容易解开的简单题目,她却发现自己弄不懂Kankri的想法。她只能猜测个八九不离十,却永远猜不透。她猜想Kankri此举是想跟她度过一段独处的时光,期间什么都不用做,只要是他们两人独处就行了。一个话题,即使对于Kankri来说也很快就会结束了,自然无法给予Latula留下的充足理由;而读一个故事却能花很久很久。她明白Kankri大约为了满足自己这小小的奢望,才想出了这样一个办法;同时为了控制自己不说出令人讨厌的话语,才会除了读书外一言不发。

Latula在Kankri平淡的声音里捱不住困意,阖上眼睛睡着了。

死者无梦。她醒来后依靠自己分辨不出时间过了多久,而时间这个概念在梦境泡泡里似乎也并不重要,但Kankri手里的书却可以给她提供一个参考标准——书页几乎已经翻到了尽头。她朝书页上的内容看去,发现Kankri马上就要读到尾声了。

“Latula!!!”远处有人叫她。

她这时才发现惊醒自己的声音的来源。Mituna正挥着手朝她踉踉跄跄地跑过来,中途还跌了一跤。

她猛地站了起来,连忙上前去问Mituna发生了什么,同时注意到Kankri已经停止了阅读,用没有瞳孔的眼睛看着他俩。

“Meenah……说……要幽灵大军集合……赶紧……去……”Mituna撑着膝盖,上气不接下气地告诉Latula。Latula点点头,拾起了滑板,扶住Mituna准备离开。她走出几步,又内疚地停了下来。

Mituna似乎完全没有注意到任何异样。他问Latula怎么了,她回答说没事,就问问Kankri要不要一起来。

她回头看了Kankri一眼,正好看见Kankri转过头去用书遮住了脸。一滴和树叶同样颜色的泪珠从他的脸颊上滑落下来。

End.

评论 ( 5 )
热度 ( 13 )

© Coast_CT | Powered by LOFTER